荣亨彩票

  • 安全生产
  • 党群工作
  • 人才管理
  • 改革创新
  • 社会保障
  • 民生关注
  • 动态信息
  • 西山煤电
  • 山西焦化
  • 南风化工
  • 风在范家沟里跑
    发布时间: 2018-12-18 18:16:01     作者:范墩子      来源:山西焦煤网      点击次数:

    那天,我刚一下到范家沟,就被迎面而来的野风给包围了。我抱住一旁的柿子树,生怕给野风卷走,我听见沟的深处传来呜呜咽咽的怪声,草木在野风中瑟瑟发抖,犹如海浪在涌。我吓得一步也不敢走,紧紧地抱住柿子树。天色昏暗,黄土乱扬,就在那时,我看见近处的一棵洋槐树,咔嚓一声,断倒在地,树枝很快就被野风带到沟的深处,没过多久,便消失了踪迹。
      也是那时,我亲眼看到野风就在范家沟里跑,像野人一样跑,像鸵鸟一样跑,跑得威风凛凛,势不可挡。我亲眼看见风在空中张牙舞爪,它的爪子锋利若刀,闪闪发光,它把地上的荒草抓走,把那悬在崖边上的土块抓走,也把那些躲在巢穴里的鸟雀抓走。风长着一对叫草木发抖的剪刀脚,它一会儿朝东边跑,一会儿又往西边跑,它一跑,那些枯黄的草木就在野风里放声哭开了。
      野风是发怒了么?沟坡上那些芦苇被刮得吱哇乱叫,蒿草乖乖地跪在地上向野风求饶,但野风什么都听不进去,拼命般在沟里横冲直撞,动物们哪敢在这个时候出来,都藏在洞穴深处,闭着耳朵向大地祈祷呢。野风跑起来时,大地就奏响悲戚戚的音乐来,那音乐苍凉空旷,音色沙哑低沉,令沟里所有的飞禽走兽都感到难过,听到这歌声,它们似乎就想起了那些早年的故事。
      树杈断裂的声音不时传来,太阳在远山上头眯起眼睛,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。那些没有家的柴草,那些常年在沟里流浪的枯枝败叶,那些被丢在荒滩上的碎石头,全都被野风卷走。它们本来就是范家沟里的孤儿,被卷到别的地方时,依旧是沟里的孤儿。但无论它们被野风卷到哪里,它们永远都是沟里的孩子,是大地的孩子。它们被野风卷走时,你听啊,范家沟也在暗暗地啜泣呢。
      沟下边的槐树林,恶狼般在风中吼叫,吼声震耳欲聋,吼得沙土遮天,莎草若浪。野风先从原上头冲进槐树林里,在槐树林里肆虐一阵后,又从林中涌向沟底,接着再爬到对面的梁上,野风跑啊跑啊,从范家沟跑到远处的石头沟,又打石头沟里折回到范家沟里。沟坡上到处留下野风那巨大的脚印。约莫四十多分钟后,我看到野风再次朝石头沟的方向跑去了。它再没回来。
      我这才松开柿子树,走到范家沟深处的荒野里。其时,莎草依旧若海浪般在缓缓地涌动着,槐树林复归寂静,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。鸟雀开始纷纷飞出丛林,重新散落在范家沟的各个地方,我也看见牧羊人吆着羊群,顺着沟路走了下来,野风在沟里跑的时候,他肯定和羊群就躲在原上头的窑洞里。正是初冬,沟里萧瑟荒凉,烟云缭绕,鸟声动人,荒野寂静若初。
      不久后,荒草里的昆虫便叫了起来,对面的梁和这边的沟,汇成一片音乐的海洋。一只黑色的甲虫大摇大摆地打我面前而来,快到我跟前时,它突然停下,一动不动,然后它张开背上那对黑亮的翅膀,奏起美妙的音乐来。我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,但在野风离开范家沟的这个时段,它的出现让我感到快乐。于是,我学着它,也趴在地上,张开四肢,嘴里也发出怪叫来。

      (作者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)

    责任编辑:赵超
  • 上一篇:诗二首
  • 下一篇:趣谈“打”字
  • 版权声明   |   隐私与安全   |   常见问题解答   |   咨询 地址:中国·山西·太原新晋祠路一段1号 荣亨彩票